部分1

【剧场】
这些都是之前说的那篇快穿文里到时候可能出现的场景剧场。

他在公交车上醒来却忘了自己的名字身份甚至要去往哪里。只有坐在旁边座位上的人跟他说是他的学长。他得了一种罕见的失忆症。不定时就可能忘记掉之前的一切。因为这种病需要人照顾。所以并没有多少人愿意承担间接的责任所以他并没有多少朋友。而学长也直接告诉他之所以陪着他也是因为专业是医学院精神科。他只是观察对象罢了。

他一直有种妄想症,觉得自己其实是小说里的人物。他暴躁不安过,颓废自弃过,他开始写小说。因为哪怕他觉得自己是小说里的人物。那么他写的小说起码是自己设定出来的。

他的眼睛只看得到黑白两色。却有一定的透视眼,他几分钟的凝视就能看见别人的骨骼和血管内脏。别人对他说那是因为他情绪的欠缺。

他有多重性格,他一直都很清楚。但是他无法控制别的人格。他是懦弱无能的。而另一个性格杀人如麻冷血冷情。

他知道自己会做梦。一直在做梦,刚起来分明记得的梦的情节两分钟后就无迹可寻。他开始觉得可能自己梦才是现实而醒的时候才是在做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