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情里镜外》

其实这篇的电影里是TE,以大孙的能力你们要相信他在外面也活得好好的啊。有人表示挺喜欢电影情节的。

此时我的状态是这样:盯着屏幕的我非常淡定,内心深处其实已经双手高举奔跑在空旷的原野上了(不是)。有人喜欢简直太开心了呜呜呜。

其实那电影原设定的这样:

末日丧尸paro,大孙是某个军旅的长官,乐乐是副官。其实是乐乐身体已经有病变细胞了。但是大孙用骨髓移植的办法救了乐乐,其实这一切都是某个丧心病狂的科学家搞的一场世界级的活体实验。那个科学家其实就是大孙他的养父。所以其实大孙体内是有疫苗细胞的,但是骨髓移植后抵抗力差了,然后某次出行任务的时候...大孙被咬了, 然后...让乐乐亲手打死他。

 

下面让我们来看下我脑海中的片段:

乐乐手持着他的猎寻,抵住指甲锐化的孙哲平,手,没有一丝颤抖,这和他的内心状态完全相反。

孙哲平的身躯开始逐渐僵硬,仿佛是什么诅咒在一寸寸地石化着自己。他缓慢地举起右手,掌心贴着身上张佳乐的侧脸。如同他还没有中病毒,和张佳乐并肩作战,在寒冷的夜晚用手掌温暖张佳乐有些发白的面庞一般。不过,曾经,是充满了体温的双手。这次,分明已是毫无温度。但是张佳乐还是如同灼伤了一般扭过头,然后用左手和孙哲平的右手十指相扣。

孙哲平笑了。但是他已经无法咧开发黑的双唇,只能用双眼锁住张佳乐。

张佳乐深吸了一口气。他第一次开始丧失信心,他觉得他快撑不住了。他觉得自己没法再那么淡定下去了。但是他知道孙哲平是要他将来好好地活下去的。这是孙哲平的命令和希望。自己必须执行也必须替孙哲平见证人类荣耀的未来。

是以张佳乐笑了。扬起的唇角低下头的轻吻给孙哲平最后最好的回忆。

然后,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为啥不是这个呢,因为我脑补能力太强。想着这个画面的时候,一边用餐巾纸抹眼睛一边打字...然后就...

至于写BE和TE的原因...就是...觉得双花都是糖啊, 只要是双花, 那就是铺天盖地的糖啊, 随便找一篇都是那种有着暖暖的橙黄或者淡粉的沐浴在暖光之中的文啊. 于是就逆行着撒玻璃了(自己也有被割伤恩)

评论(5)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