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情里镜外

1
      把有些变凉的毛巾丢给机器人管家,他半闭着眼睛从床上支起身,似乎尚未从那已模糊却醉人的梦境中回归现实。过了半分钟他彻底睁开双眼,半抬手打了一个响指,窗帘应声缓缓将谢绝入内的阳光放行入屋。等到他换完衣服坐在餐桌旁时,他尽心尽责的管家已经煲好了海苔肉松粥并且磨了一份豆浆。

      这条浮空的,架构并独立于各种充分彰显了未来科技水准的高楼华屋间的,古色古香仿佛让人走进时空隧道回溯几千年前的这条街,有个很通俗易懂的名字,叫古街。
      当然,其实古街上的青石板,筑于两侧的木质店铺,错落的纸灯,都是符合时代的特殊材料做的,只是一种变幻而已。
      他在这条街上有一家属于自己的糕点铺。其特色就是,每一种糕点和茶水必定是和一种植物相关联的。而且每个月都会推陈出新,因此每日下午天光转暗前便可打烊关店了。
      春乏秋困,每逢这街上的枫叶面上染了红晕的季节,在温暖的午间,他就喜欢躺在店前的摇椅上小憩。

2
     “给我来两盒这月新上的糕点。”一个人迈过门坎走入店内,带起的风卷起地上的微尘,如同醇酒一般清爽却让自己回味的声线。
    “ 喏。”他快速包装好递过去。“我还想着要是你今天再不来,我就把这份专门留个你的自己吃了。”
    “啧。耐心变差了啊。”
      作为本店的顶级VIP每个月都是需要有保底消费的,你这个月根本没到我给你留那已经是交情相当不错了好么?”
    “我下个月补上。”
    “不、用、了。”他不是势力的人。

3
      他觉得自己睡了很久,久到从摇椅上起来的时候头还是混沌状态的。但是看手表其实只有十分钟。他又梦到了,是的,又。他微皱着眉,那个人在梦里就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无数次闯入自己的梦境。但是他怎么都记不得那个人的名字和样貌,声音脾气好爱等倒是熟稔到不行。

4
     “ 停。午间休息,这一幕下午重拍。张佳乐你过来下。”孙哲平从椅子上站起来,和张佳乐的视线对碰后就转身走向影棚外。
    “怎么了?”张佳乐带上帽子和墨镜走到孙哲平身侧略偏后的地方。
    “饿了么?我们去吃饭吧。”
    “……”孙哲平你大爷。此时张佳乐的心声。
    “边吃边和你讲。”
      孙哲平带着张佳乐穿过一条小巷再绕过一个小花园,有一家门口摆满了种植着大团大团鲜艳花朵的花盆的小饭馆。
      孙哲平朝着张佳乐微笑。怎样这家饭馆不错吧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他的。
      张佳乐朝着孙哲平嘴角一抽。穷嘚瑟吧你。如此想着张佳乐微微压低了帽檐跟着前门的孙哲平迈入。
    “你怎么发现这里的?”张佳乐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后问看菜单的孙哲平。
    “微博上看见有人推荐,然后去网上找了下资料。感觉不错。”
    “这是第一次来?”
    “第一次。”
      张佳乐觉彻底意识到了面前的孙哲平难怪没有女朋友啊。智商高情商低像这种情况明明应该先自己去吃过一次,认识下到底是否好吃再带人家去吃的啊。等等,张佳乐发现似乎不小心在无意识中把自己的位置变成了…
    “你看着点吧。”就在张佳乐不动声色暗自懊恼时,孙哲平将菜单推给张佳乐。
      张佳乐拿起菜单看着上面的精美图片再看见右边的价格。张佳乐觉得自己的演技果真是炉火纯青才能表现得那么淡定。如同生锈了的齿轮一点一点地抬起头,双唇扯出一个僵硬的弧度。“我们AA么?”
    “不,这顿我请你。”
      张佳乐重新低下头去看菜单。孙哲平你大爷,要是真AA我们就友尽了。看在你还懂点理买单的面上我还是点一些实惠的好了。虽然很想什么贵点什么。
      等到服务员收走他们的点菜单后。
    “去普通一点的餐馆就好了啊。”那么贵还不一定好吃孙哲平你就摆阔吧。  
    “你自己一个人可能来?”
    “怎么可能?”
    “所以啊。”
      张佳乐不是没钱,作为一名演过多部电视剧男主男配的,而且多次获提名奖的演员。张佳乐对于普通民众,那已经是,相当有钱。(这里请用赵本山特色语气)但是圈里的人基本都知道张佳乐有多朴素简单。从初涉演艺圈,没有背景甚至拒绝任何依靠,到现在的这种几乎无人撼动不可取代的位置,那背后的付出已经是不容浅薄之人妄自猜想的了。但是这样一个人,还保持着原有的生活态度。因此孙哲平知道,张佳乐绝对不会自己来这种“高昂”的地方。 
    “这里的地板,全是红木的。这座椅是紫檀。那盆里种着的基本都是国外进口的高级品,否则不可能有那般巨大的花盘。这碗碟上的浅绿色的纹路,是烧出来的并不是画上去的。”
     “…下次还是去我家我烧给你吧。”张佳乐有种感觉,似乎对面那个人有什么阴谋诡计得逞了。真的,感觉,很欠揍。孙哲平这人。
     “好。”孙哲平自然是知晓张佳乐的很多习惯的。不喜欢欠人情,就是其中之一。所谓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张佳乐就是那么一个人。人家给他什么,他一定会找机会还回去。既然对方送了大餐,那他就亲手烹饪菜肴给对方。
    “下午那一幕重拍过吧。”此时桌上的碗筷锅碟都已撤离,唯留下两杯百花蜂蜜茶。
    “你的神情还不到位,你皱着眉却给人感觉是苦大仇深。不知道还以为你是和梦里的那个人有结怨。嘴巴有点抿得太紧了。你自己也能感觉到吧?”
      看见张佳乐小幅度的点头,孙哲平继续说。
    “迷茫困惑,你都没能表现出来。唇抿得紧了一点。主角对于这频繁而模糊的梦是在意而茫然的。但是一旦真的这个梦会影响到正常生活的时候。主角就会让自己不再做那个梦。一种是找到梦中的那个人物,另外一种,对于那个时代而言比较容易的途径,精神切割。所以其实主角还有一种自己也几乎觉察不到的犹豫和决绝。”孙哲平这样解释着盯着张佳乐的眼睛。其实上午那一场已经表现得八分到位了。如果这最后两分对方自己认为做不到的话,那其实下午就不必重新拍摄耗费胶卷了。
     “我会的。”那么多年的交道和情谊,张佳乐是知道孙哲平的潜台词的。“不过这话不会是你原创的吧?”
     “部分。”孙哲平抬手喝了口茶。要是别人面前孙哲平才不会将那么多。”是编剧和我分析这个人物的。”
       编剧。张佳乐觉得要是自己哪天见到了编剧本人会忍不住挥拳揍过去的。没办法,那个编剧,任性,欠揍。
      张佳乐拿到手上的剧本是不完全稿。少的唯独是最后的尾声。也就是,高潮。就在主角就快将梦中人物揭底的时候,没了。一开始张佳乐以为可以是编剧没写完,所以前面的戏先拍着。后来才知道,是写完了但是为了给演员一定的震撼效果,到时候本色出演所以等到一定时候才发放结尾文本。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震撼你大爷啊!
      不过为什么这种几乎让整个剧组都感受到了“你在逗我”(请配上暴走漫画专用你在逗我的那个表情)的要求孙哲平这导演竟然应允了。
     “这编剧到底谁?”张佳乐准备上门查水表去。
     “…这文到底谁写的?”
     “笔名叫悟道君的一个人。”
    “.....”马甲,明显的马甲。张佳乐闲暇之余的时候比较喜欢刷某个论坛。那里主要是人们关于各种艺术产出的分析和判断。小说诗歌绘画雕塑报刊影视等等。其中当时在小说那个版块连续荣登榜首三月之久的一个帖子。就是对于某位马甲君的猜测。这位马甲君写一篇文换一个马甲。而且同一类型的文不会写第二遍。一篇文耗时不短,几乎半年才填完一篇,不短也不怎么高。但是对比旗下网站的该类型中的其它作品。所波及之处,哀鸿遍野。低调之中的高调。这两句都是那楼主的原句。现在被确定的马甲还只有忧郁小猫猫[被用于言情商战文],神说要有光[被用于西方神魔文],依诺[被用于古代妖仙文]而没被确认的可能性的马甲还有一大摞。这个贴的火爆程度就是让路人都会忍不住好奇踏进去了。比如张佳乐。
       确实好看。这是张佳乐看了其中两篇文后的真实感受。剧情不拖沓,人物颇丰满,文风较精妙。但是,转折来了,这位马甲君有个特点。就是在章节最后作者有话说那里,时而会冒出一点拉仇恨的言语。
      估计这个悟道君就是马甲君的新的分号了。
      虽然超级有用麻袋包头然后用手臂粗壮的木棍将某人揍一顿的冲动,但是张佳乐也算是个爱岗敬业的,所以这部戏还是会用演技诠释出那个主角的全部。

5            
      他终于是交了一个女朋友,文静温和家世也好。
      彼此处了四个月。还算对对方看得顺眼。
      除了那天他带着她去吃古街上有名的火锅店。各种菌类的锅底再加入枸杞野参等药材。再配上这家店的特色酱料。让人回味无穷。
    “我们分手吧。”用餐完毕,她优雅地用手指轻轻将垂下的发丝拨到耳后。如同是提及今天的什么新闻又或者是明日天气一般平和的语气。
    “为什么?”他淡淡地问。
      在这个特殊的时代里。大多数的人都像她和他一般。结婚都只是一种到了一定年岁必需走的程序而已,排解寂寞也好,繁衍子孙也好,爱情在这道程序中对于很多情侣其实已经不复存在。大多都是看得顺眼。以后的物质基础有所保障,可以彼此互利共赢,那就那样过下去了。因此对于这样分手的话语,并没有触动到他的内心。
     “我从前,是不相信有爱情这种东西的。”她突然朝着他微笑。“但是我从你的身上,似乎感觉到了那一种东西。可惜对象不是对我。或许你自己都不知道那种名为爱情的东西,是给谁的。”
     “确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他闭了下眼睛。他不知道那个他是谁,也不知道原来梦中已经揭示了附在其上的特殊情感。
    “你是一个好的婚姻对象。但是,你记混了很多东西。比如我的生日。又比如,我更希望今日能品尝到的,是海鲜锅底。”她按下身侧的召唤铃,让服务员前来结账。

6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8月17啊,怎么了?”他明知故问。
    “没事。”只要自己记得2月24日这个特殊的日子就行。
      其实他有做一个时令鲜花蛋糕。交给了对方的秘书,作为今日的惊喜。

    “山珍海味里我更喜欢山珍呢。”那个人举着一个蟹钳啃。
    “有得吃就不错了挑个毛。”他愤愤然抢过对方盘里的另外一只螃蟹,“那你就别吃了。”
    “分明是我出钱的?”对方好笑地看着自己。
    “但是还是我请你的。”强盗般的逻辑却让对方好笑而没有丝毫怒意地看着自己。
      下次再有机会,还是换成菌菇锅底吧。他那样思量着。
7
      他半垂着眼用筷子拨着碟里残余的酱料,对面的她已经离席。
      什么时候,梦中的那个样貌模糊的人,已经对自己造成了如此的影响。
是时候,做出选择了吧。

8
    “我手上这叠是这部戏的结尾部分,四天后进行最后部分的拍摄。前期都很顺利。希望结尾不要出岔子。”孙哲平将纸张递给助理,然后由助理分发给每一位演员。

9
      那个人在梦中是那样鲜活,鲜活到他下决心要找回丢失的记忆。那样的一个人物,怎么可能是自己光凭假象便可以捏造出来的呢。
      于是他开始寻找梦里那些场景。
      但是随着梦中的细节。他感到了一种寒冷,似乎将肉体连同灵魂都冻僵的冰凉。庄周梦蝶,他突然觉得,或许梦和现实对调。他开始暴躁,因为他觉得其实自己和自己所在的这整个世界,似乎都是不存在的。是的,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这个真相。那写了大大的拆字的房屋很久都是那般样子却在隔天就焕然一新投入使用。街道两旁的树从来都不需要砍枝助长也不会再生长出多余的枝干,只会随着四季变化改变自己的叶子状态。医院里的新生儿存活率是百分百从来没有出过医疗事故。这里的物质能源永远都不会枯竭所以物价从来就没有任何波动过。他觉得似乎某种东西被凝固起来了,但是他怎么都无法剥去那坚硬的外壳。
      最终他选择去看心理医生。
      这个时代,已经很少有人去看心理医生了,因为每个人都安居乐业没什么可以忧愁的。除了有些都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花费那多到花不完的钱的人们。
    “我想找回我丢失的记忆。”
    “即使这种记忆背后是可怕的真相?”
    “是的我想知道。”
      哪怕,明知无知才是幸福的。

      2112年,南北两极的冰溶得半个足球场都不到的时候。人类终于意识到地球已经不适宜于居住了。富豪们纷纷企图捐钱给航空局将自己送入空间站。但就是这样也不是每个家产上亿的人就可以去的。乱世出英雄,于是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一些环境、生命、科技等领域的顶尖学者聚到了一起。成功在97年后研制出了一台超级电脑。可以将人类的思维成功化为数据储存。并在电脑所构建的虚拟世界中存活。只需要定期维护主脑就可以。而且这台机器可以充分利用阳光自我充电。不必担心电量的消耗。
      人类可以抛弃身体的负担,自由得活在那个虚拟的社会中。

      他想起来了。那些被遗忘的记忆。
      风沙,海啸,饥荒,变异的植物和植物,以及,开始自相残杀的人类。
      这如同地狱般的场景,才是真正的现实。因为电脑的存储量和调控问题,并不是所有地球上的居民都拥有资格进入这片祥和的虚拟的世界。
更多人的只能留守在外,靠自己的力量对抗可怕的气候和环境。
      那个人,分明是有资格进入的。但是,却把机会留给了他。

    “那种假得不能更假的世界不适合我这种人。”那个人扛着一柄巨剑。   地球上已很久都没有阳光了,只有翻滚的浓厚的云层和微薄的光。但是他却觉得对方脸上熠熠生辉。
    “开什么玩笑我要和你一起。”
    “死也一起?”
    “当然。”
      结果,当夜那个人独自走了。而他,莫名其妙地丢了记忆。

      …为什么?
      …当记忆给你带去的是痛苦和折磨的时候,那就全忘了吧。忘了以前的所有,包括,我。
      …妈的。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给你做记忆消除。”坐在写字台前的心理医生见他从治疗椅上醒来好心地建议。
    “不必了。我很好。”是的,他很好,这里,整个世界,以及里面的人们,都很好。不好的,或许只有那个人了。“有多少人像我一样的?”他突然问。
    “不少,有些人承受不了现实的,就自我消失了。因此空下来的存储位,会让外面的人进入。或许,你心里的那个人,已经来了。”
    “不,他不会。”他突然眯着眼笑了。他了解那个人。那个人充满了自信,他也相信那个人。彼此性格中相契合的部分让他们两个做了多年的最佳搭档。那个人,不会妥协,不会放弃,会在艰难的生存条件中,闯出一条只属于自己的路。
      他会用力得记住那个人,将自己那一格的储存量的效率最大化。
      无愧于,那个人,给予自己的这个机会。
10
      一个扎着小马尾的男子合上手中的精装书籍。
      双臂向上伸了个懒腰。
     “这结局真是太坑爹了。于是整个世界都是数据么?”
     “不是说好了今天一起去爬山么?还去不去了。”另外一名短发男子推门而入。
     “别催我啊这就走。”他另起桌角的登山包就跟着走出去。
       不知从何处闯入的风开始翻看桌上的报纸。其中有一则豆腐块的新闻。”专家预计2150年南北两极的冰将全部溶化为水...”

11
      张佳乐看完最后的剧本就发誓,如果真的碰见那个悟道君,一定要拉着对方去天台谈谈人生。
    “震撼到了吧?”孙哲平拉着张佳乐晚间散步。
    “震撼个屁。”张佳乐终于还是忍不住爆粗口了。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这剧本,对自己是有所触动的。
      莫到再无可遇,才只珍惜。
      这句是写在开篇之前的句子。这种简单的道理谁都知道,却很可笑地没有多少人真的去做到。
      作为一名出色的演员,是需要把自己真正当成剧里的那个人的。张佳乐终于知道孙哲平为何会将尾部的剧本留到最后才发了。假若自己早就知道了结局。或许前期就无法充分演绎出主角的特性了。因为知道了真相后才会发现。再努力的付出,也注定是一场悲剧。
      其实张佳乐觉得,那个他其实还原了真实的自己。
    “孙哲平,我…”“我知道。”孙哲平用自己的手包住张佳乐紧握的拳头。
      文里的那个他,和那个人,在一起了那么久。可笑那个他竟然一直把爱情当做了友情。直到最后的分离才意识到。
      现实中的张佳乐突然觉得,他内心深处蛰伏的,自己一直不敢直视的情绪。或许应该被承认了。

12  
      这部电影上映之后在短短半个月内票房收益就将整部剧的成本收了回来。
      不得不说,孙哲平也算业内的资深导演了。拍摄的电影不以量拼,而是让自己的每一部影片,都叫人堪称经典。

13
      瑞士一座教堂前。张佳乐坐在花坛边啃巧克力。  
    “我记得你和百花影视的合同快到期了吧?“
    “是啊怎么?“
    “我希望,今后你的所有电影,都是由我导演。”孙哲平果然情商还是那么低,这算告白么。张佳乐才不会承认自己内心的欣喜。
    “那就看你的真本事咯。”
      偶尔有路过的人,会发现,两个人的中指上,带着的是同款戒指。

 

-------------

作者有话说:这个是双花茶会无料w, 双花茶会上的份额发完惹, CP15.5还有30份, 会找基友摊放下的,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这一本是一天半码字+快印赶出来的...好吧因为太赶所以连封面文名都没有(这样的无名不是更感性么)

咳, 其实这篇是会和另外两篇(或者是另外几篇?)是有联系的, 那个马甲君是谁简直显而易见啊, 但是君莫笑这马甲在设定里不是写文哒, 猜猜看正业是啥? (喻黄那篇楼上楼下我没窗我会认真写得!!你们别抛弃我)

我觉得我这种文渣还是不标tag为好了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