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韩』Present(下)

老韩差五满百伐开心, 要包包........QAQ

【今天丢了三张签绘....但是竟然还没看见老韩那票数伤心【....

【特么起点你敢开商城预售投票么,我八票全投老韩!!不对我通贩多买点再多几票!【准备买彩票去的我

---------------------------------------------------------------

7

     “老韩,五一有啥活动没?”

     “单位里有组织去爬山。从云栖竹径到龙井。”还在加班的韩文清头也不抬回到懒散状的叶修,“结果报名的还不到五个人,所以这集体活动就取消了。后来就送了两张票过来。”

     “电影票?音乐会?游乐场?购物券?”当然其实叶修更想知道是多少面额的。

     “都不是,就两张湘湖萤火虫之夜的门票而已。”

     “噗嗤。”叶修笑了,“太抠了吧霸图好歹大企业啊就送这两张票?”然后叶修抬头就见韩文清瞪着自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会吧老韩你还真对此感兴趣?”

     “…”

     “这种人工放出来的完全不带自然美的你也有兴趣?”

     “没看过。”韩文清终于憋出了这三个字。只有图片上才看到过,那样成群的萤火虫。城市化的蔓藤在这个时代里疯狂生长铺张开去,就是以前的一些小镇池塘边,都已经逐渐地失去一些生物的踪影。

       叶修看着韩文清,不知道为什么有几分难过。跑过去拍拍韩文清搁桌上的手:“老韩你这次崩去了,温度不够呢。等天再热些,七八月份,我带你去看。”

       半分钟的沉默时间。“好。”韩文清回应。

8

       五一期间H市作为全国知名旅游城市之一。最不缺的就是人了,X湖边那就是看人头而不是在观湖了。就是韩文清拥有某项绝招,在五一三天里也是不想出行的。

       于是两个人还是宅在同一屋檐下登荣耀开小号反复刷副本。叶修在战术上很很多其他玩家想不到的思路,不只是纸上谈兵,而是通过反复验证去实现。这是韩文清都敬佩叶修的。叶修会把一些攻略发到荣耀攻略讨论区里。当然,叶修那么小只,所以发帖实际上是由韩文清代劳的。两人共用同一个论坛账号发帖:无敌最俊朗。一个很拉仇恨但其产出的攻略却让人反驳无能的ID。

       叶修和韩文清就是那个很神的楼主这件事知道的人也不多,大家都是开着小号刷本抢BOSS研究攻略的。否则估计叶修将更受欢迎。

       荣耀究极研究团,又名技术共享组,这团队名字也是随便取的。主要成员有韩文清(拳法家),张佳乐(弹药专家),叶修(战斗法师),苏沐橙(枪炮师),乔一凡(阵鬼),肖时钦(机械师),王杰希(魔道学者),魏琛(术士),黄少天(剑客),周泽楷(神枪手),江波涛(魔剑士),白庶(骑士),楚云秀(元素法师),方锐(气功师),林敬言(流氓),孙哲平(狂战士)

       [我说那些名字和职业不是为了凑字数会有人信么…]

       没有任何治疗职业,回血纯粹靠嗑药。这就是这组副本团的最大特征。

       有赖于DW这款语音软件的研发,他们这个团就建立了一个专门的语音频道。

       五一在线的人还是挺多的,看样子都是平时没怎么有时间只有假期才得以空闲能打打荣耀的。

       韩文清晨练完毕冲好澡回来还看见叶修扑在电脑前。昨晚上他和叶修研究一个20人本到午夜。韩文清后来先去睡了。昨天讨论的结果就是副本中有块岩墙如果可以暴力毁坏应该就可以走捷径避免绕一点小圈和小怪战斗。但他们两个人的输出不够,打墙时间还没直接清小怪时间快。不过墙的生命值现在是得知了。看叶修那样子估计就是一宿未睡。

     “哟,老韩,回来啦。”叶修头也不转地打招呼。

     “没睡过?”

     “这不研究着呢。”叶修继续测算着,但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的背后有点发寒。叶修机械着回头,看见韩文清抱着双臂在笑。卧槽这次死定了!叶修心里哀嚎。叶修从来不怕韩文清怒目而视,但,韩文清笑的时候就很恐怖了。接着叶修就被提着后领子被韩文清抛到了床上。幸亏韩文清卧室那张床弹力还没好到跟游乐场里的某项设施一样。好不容易缓过来的叶修趴床上看阴沉脸的韩文清:“老韩啊,哥连续通宵三天都不会出事。但不经摔啊,你这样一丢反而容易出人命你造么。”

     “闭嘴,睡觉。”

     “老韩…频道里人来得差不多记得约个时间一起打那个本啊。”

     “放心。”韩文清拉着一块小方巾盖叶修身上。

       晚上人聚得差不多了,韩文清带上了小宋,然后再从公会里拉上两人,就开团刷了。

       第一个BOSS被顺利推翻后,叶修在语音频道里:“索克萨尔,你不是本人吧?”
这样一说,整个团队都意识到了。确实,如果是老魏那家伙,没那么安静呢。
     “魏队将账号卡交给我了。”一个温和而略带伤感的声音在频道中响起。不是临时由谁代上,而是将蓝溪阁的未来都交接出去。

     “老魏那家伙竟然就这样走了啊。”叶修手上变出了一根点燃的烟。韩文清瞪了眼却也没说什么。“说起来老魏他还欠着我一些材料呢,于是这位索克萨尔,你还还么?”

     “卧槽叶修你要点脸?我们蓝溪阁什么时候欠你材料过了那些莫名其妙的欠债是哪来的你说啊?别以为我们换了会长就任你欺负了!”从进本开始也同样闷声不响的黄少天此时终于跳脚了。

     “呵。这不活跃气氛么。”要不是同队中伤害豁免黄少天此时一定冲上去砍死叶修了。不过确实打破了方才的伤感buff。“不过那谁,手速有点不够看啊。是用预先的测算在弥补吧?”

       别说其他人了,就连喻文州也愣了。他觉得自己的手速弱点是迟早会被发现的,但没想到叶修竟然能发现得那么快。

     “这怎么发现的?” 已经有人替喻文州问了。

     “没有吧不是挺快的么?”

     “我说你们别那么相信叶不修啊。叶不修你这是忽悠人吧哪里不够看了明明是对方那么厉害你嫉妒了吧?”

       喻文周的手速通常为APM180,相对于普通人其实也算高了。只是扔到神级人物中,确实就可以说劣势了些。

      “确实。”喻文州微笑,“不过我也很想知道叶神是怎么发现的?”

     “BOSS暴走的那瞬间,你放招快了些。”

     “这不很正常么?”

     “快了?不是正好么。”

     “叶不修你就接着忽悠吧。”

     “欸我也是猜的,但是这不人家自己承认了么?”

       卧槽!众人皆鄙视。

     “唉接着打啊别忘了我们是来刷记录的。”

       那到底是谁刚刚在那里侃大山啊!众人继续鄙视。

     “叶修你怎么知道的?”韩文清在副本团散后问对面的那位。

     “我的打法和大多数的战斗法师所谓合理的连招方式是有区别的。而BOSS血量到达暴走的那瞬间,他放快了那么一些,这也就说明,他一直在算我的下一步从而来配合。啧,也真算计算厉害的。你们不是就都没发现?”

     “那你还说是猜的。”

     “当然技术失误也完全是可能的啊。没想到对方竟然那么坦诚。”

     “...”他该追随大众一起鄙视对面那家伙么。

9

       韩文清真的越来越少上荣耀了。

       霸图,这是要改革换代的节奏啊。所有对霸图有一定了解的人都能看出这一点。韩文清上游戏大多数就是带着长河落日进行训练了。公会的会长也移交给了以前的副会长。

     “荣耀已经不够吸引你了么?”

     “完全不。”

       叶修笑了一下便没再继续追问下去了。

10

       529是叶修生日。

       随便什么都好了。当韩文清问起叶修想要点什么生日礼物的时候就收到了这样的回答。以至于韩文清一度思考过送药的可能性。

       最后韩文清定做了一座翻糖木屋蛋糕。就是那种可以让叶修走进去从里啃到外的糖果屋。

     “老韩啊,这糖屋里怎么连张床都没?”

       叶修被韩文清屏蔽了。

     “其实老韩我还是喜欢你做的砂锅。”叶修从屋里走出来后抬头看着韩文清说。

       韩文清曲起食指往叶修脑袋瓜上敲了下。

     “吃你的。”顿了一刻后,“明天给你做。”
11

       七八月份的H市热得连知了不知疲倦的鸣叫似乎都显得几分低哑。

       七月底的时候韩文清算是把荣耀A了。而叶修依然操纵着一叶之修卷起腥风血雨。

       但日子还是那样过。

       叶修和韩文清的作息时间是不同的。但无论叶修前一天晚上弄到多迟韩文清八点半也一定会把叶修揪起来塞早餐。至于对方是否还有睡回笼觉的兴致那是对方的事。

       自从有了叶修,老韩的浴室里就多了一只充气的小黄鸭子,就是那在全球各地展出的大黄鸭的缩小版。据说躺上面随水漂浮可舒服。后来这种机会随着韩文清觉得这种舒坦是建立在极度浪费水资源(大型浴缸需要灌满水)而锐减。

       韩文清每次到阳台晾衣服晒被子和鞋子时就会扭头朝里面玩得正high的叶修看去。似乎可以找个麻绳再弄个小夹子把叶修给晾一下,免得对方因为长期呆在阴暗之地而发霉长菇。

       叶修有时候会调侃韩文清表示“老韩你可真贤惠啊”诸如此类的。韩文清不置可否,但之后的那几天就没给叶修炒对方喜欢吃的菜了。

       玩得有点过度的叶修退出游戏后就趴地了,对腰酸背痛的小叶修韩文清心情好的会用单根手指替他按摩。更有时候还会倒一滴精油。心情差的时候韩文清想倒的就是菜油了。

       因为苏沐橙和楚云秀的关系叶修偶尔也会知道一些有点女生向的讯息。某次叶修问韩文清是不是其实当他是会呼吸的什么人偶娃娃在养。韩文清总裁表示要是全世界的人形玩偶如同叶修这样的,那一定破产妥妥的。

       韩文清窗台上常年会搁一碟子的米或者豆类或者水果。一开始叶修没弄清韩文清如此的意图。直到某天清晨难得有闲情逸致的坐在窗台上看风景的叶修差点被前来啄食的群鸟踩伤。事后叶修表示韩文清需要赔偿自己心理损失费。硬是要求了韩文清的一罐手工樱桃酱。

       叶修的荣耀攻略帖依然需要韩文清代码。所以韩文清对于荣耀的最新进展比如新开放的地图和等级提升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

       叶修最讨厌的生物就是蟑螂了。因为最大的蟑螂体型长度能和自己身高一样。其它的虫子也很讨厌,因此韩文清给叶修做了一把小伞,伞沿挂着一圈防蚊网。

       天气热的时候叶修就喜欢抱着盛满了冰块的双层玻璃杯解暑。或者直接把自己泡入盛满了水的玻璃杯里。

12

       沿河的小道右侧全是密密麻麻的竹子,竹子背后的围墙内是三年来都没动工过的工地。一栋四层楼的建筑,破碎的玻璃窗。灰败的甚至可以清晰地看见雨水痕迹的墙体,裸露在外的砖块,被折断的却还有一点挂在上面的水管。用叶修的话来说,里面简直就是拍摄恐怖片的最佳影棚。据说是有人将这块地买下来准备建公寓楼的,但不知道为何就那样停滞了。

     “老韩,怕不怕?”

     “你我都不怕还可能怕鬼?”

     “这能一样么?”

     “差不多。”你算是捣蛋鬼。韩文清后面半句当然不可能说出来。

       韩文清和叶修的终点当然不会是那样瘆人的地方。刚那地方只是路过。今天这两人在太阳完全下山后来这里,只是当初叶修欠着韩文清的:去看萤火虫。

       小道的尽头有一道墙体拦截。

     “直接冲过去吧英雄。”

     “你这是指望我撞死是吧。”韩文清敲了敲那面墙,就是他的大漠孤烟穿越过来要过这面墙直冲都得掉不少血。

     “老韩你看到的是面墙?” 叶修站在韩文清肩膀上问。

     “废话。”韩文清突然感觉自己明白了什么。“它应该是什么?”

     “反正不是墙就对了。”叶修抓着韩文清的短发蹭蹭蹭爬到头顶。“老韩你别动啊,我需要你的视野。”

       然后叶修在韩文清头上绕了一圈,在韩文清恨不得把自己揪下去丢地上的耐心耗完之前又重新回到刚刚那个位置。

     “老韩啊,后退10米,闭眼,跟我走。”

     “2点方向5步,12点3步,11点7步。额,退半步。9点,直走。记得先屏住呼吸等穿过后。”

       韩文清感觉自己迎面撞上了什么东西但2步后那种n被蒙住的感觉就消失了。

       韩文清睁开眼睛,回头,还是刚才沿河那条路,背后不到半米还是那堵墙。

       叶修往下跳韩文清张开手掌把对方接住。叶修看韩文清皱着眉望过来笑了:“老韩,它们没那么聪明。只是终于找到个比较自然的环境而已。”避免被捕捉装进瓶罐里的地方。如此而已。

       叶修和韩文清坐在没有护栏的河沿上。慢慢地有一两只小虫子点亮了尾后的绿光。接住是一小团,如同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从开始到整个河沿边都是萤火虫也就在那两分钟间。会有几只萤火虫绕着依旧没有动的两个人打转。似乎觉得没什么意思便又飞走了。     

     “美吧?” 叶修又爬上了韩文清的脑袋上。

       韩文清没有阻拦,反而配合性地站起来。

     “你怎么知道会有这个地方的?”

     “我不知道啊。但是植物知道。”叶修趴在韩文清头顶上笑,“老韩你需要我给你做几张东西吧。以后你自己可以多来几次。”

     “不需要。”这样的景致,一次就够了。

12

       中秋的时候韩文清带着叶修回了趟家。

       那是叶修第一次见到韩文清家里人。当然,韩文清家里的人没看见小小的叶修。如同普通家庭一样,照理说儿子合该像母亲多些。但韩文清还是像他父亲比较多。叶修终于知道了韩文清母亲有会说话,也同时知道了韩文清父亲有多寡言少语。

       言语再少,情感的重量还是等同的。

       那日晴朗,圆月高悬。丹桂飘香,韩文清剥了蟹肉偷偷装口袋里给藏在房间里的叶修吃。幸得叶修也吃不多,否则这种藏食的行为一定会被家里人觉察。

       韩文清走的时候他母亲拖出一大箱子东西交给他,最后韩文清就选择性得拿了一袋子的东西走了。

       到楼下的时候韩文清往楼上看去,果然看见窗户背后站着的父母。母亲朝自己挥了挥手父亲只是点点头。韩文清回着在空中挥了下便回头走了。

14

       秋高气爽的季节最适合野外烧烤。

       于是韩文清和叶修就去山沟沟那边,带着从超市买的各种食材。

       用刀片将肉划上几条,刷上一层蜂蜜,喷上一点油防止黏烧烤架上。然后就是耐心转动铁铅等肉熟了。

     “老韩我觉得你要真失业了以后就去当厨师吧。”叶修捧着有点鼓起的小肚子躺凳子上对韩文清提建议。

     “幼稚。”

       清澈的溪水,淡香的松木,偶尔会窜过的一两只松鼠。这样宁和的景色容易让人沉陷下去,恨不得每天都是这样的生活。叶修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老韩你那么拼命是钱不够花?”韩文清看着远山。韩文清没有回答,他一直希望,能在半百之前,就赚足后半生足够的钱,去旅游,和一个愿意陪着自己也是自己爱的人。

     “如果你希望,明年,后年,甚至更往后,我还可以带你来这里。”韩文清如此回答叶修。

     “下次去其它地方烧烤吧?”

     “可以。”

15

       过年的时候和之前的并没什么不同。还是贴春联包春卷看春晚等各种普通人家都会进行的活动。

       只是今年多了一位叶修。多了一个陪着自己熬到零点然后互道新年快乐的人。

16

     “恭喜老韩你又老了一岁啊。要不要许点生日愿望?”叶修叼了根没有点燃的香烟坐在餐桌上。

       三月三十一日。韩文清生日,叶修朝着饭后在厨房收拾东西的韩文清如此说。

     “什么都行?”韩文清挑眉。

     “当然不行。只限我有能力做得到的。”

     “希望你以一个人类的形式,维持正常人应该有的身高等各种方面,出现在我面前,在我这辈子里。”韩文清盯着桌板上的叶修如此说。

     “老韩,这愿望,好像贪心了点啊。”沉默了许久的叶修笑着回答。“要不再换一个?”

     “就这个。”

     “韩文清,我做不到。”叶修烦闷地抓了抓头发站起来用同样严肃的脸朝韩文清看去。

     “我只要这个。”韩文清坚持。

     “老韩你真是…”从来没有人会许这样的愿望,对着他们。“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很多鲜有人知的东西。其中一个,就是许愿精灵。从来没有任何一篇童话有关于许愿精灵的详细描述哪怕是妄加猜想的形容。有人会讲它和圣诞老人相提并论。但他们从来都不是一样的。只是统一的会存在关于许愿精灵的这样的传说:许愿精灵会在你不知不觉的时候获悉你的愿望,脱口而出的胡言乱语,熟睡之中的呢喃梦吟,只要没有违背他们的原则便都会替你实现。但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而许愿精灵,每实现一个人的愿望,便是在燃烧他们的生命,不同程度的兑现也对应着许愿精灵不同的生命值,因此没人知道许愿精灵耗尽一生的愿望总量。但他们会消失,会死亡,这是已经被确认了的事实。

       叶修,就是其中一位。叶修一直能发现自己能力的流逝。他估计韩文清会是自己在有生之年里遇见的最后一位向自己许下愿望的人类。在认识的一年多里,叶修曾经数次猜测韩文清的愿望。但就是判断力和预测能力超凡卓群的叶修,都没想到韩文清最终的愿望是这样的。

     “我小学的时候,班级里有一位每次考试都能拿年级第一的人物。但是,班里的同学都不愿意找他去玩,一般的男孩在那个年龄里都会喜欢的活动他都不会参与,而是坐在角落里用碎步做娃娃。”

       叶修突然想到了韩文清里面不为人知的满柜子的布偶。

     “所有的人都无法理解,我也是。那年我是班长,所以每个班里的同学有什么特殊的情况,我自认为有责任去过问。于是我就去找他了。”韩文清顿了顿。“他说那些东西,都是给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做的,嫁妆。他说那句话的时候,态度特别认真。他的父亲酗酒,母亲后来听说是遇到了一个有钱人,就抛下他走了。过年来看过几次,带着他的妹妹。但之后就不去了。其实他很清楚知道自己的妹妹根本不稀罕这样的嫁妆。但是每个一个玩偶,他都会认真做,争取做到最完美的程度,去表达自己的情感。”

     “后来,他走了。留下了让所有学校里学生和老师都记住的那个名字。”韩文清此时觉得自己也应该来根烟。“留下了那一柜子的布偶,和一本书。”

     “怎么走的?”叶修突然问。

     “火。”韩文清的小学并不是在城里,而是一个小镇中。那年学校安全设施还不够健全,结果电路老化突然间学校就起火了。但所有的人都各种管自己的时候他还抱着一捧班级后面小书架里的书出来。集合的时候,清点人数时才发现班里少了一个同学。那时候火势已经很猛了。但某人还是披着一件外套就冲了回去。把那个半晕迷的同学推出来后自己却永远地走了。那年韩文清代表全班同学去他家收拾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本书,一本关于各种传说中的东西的书,书里夹着一张小纸条,上书:致韩文清班长。那时韩文清突然记起来,再之前时,韩文清曾经问对方:你怎么懂得那么多其他同学都不知道的东西。而对方只是笑着回:我到时候送你样东西吧。

       韩文清留下了那整柜子的玩偶。和那本书,书中,就有关于许愿精灵的记载。

       但韩文清其实也只是一种隐约的感觉,关于叶修背后的真实身份。于是他许了这样的愿望。

17

       第二天,四月一日。

       叶修不见了,仿佛从未出现在韩文清的生活里,又好像只是一场愚人节玩笑,叶修会再下一秒就突然蹦出来朝着韩文清露出微笑。

       一天,两天,一个月。韩文清再也没能见到叶修。

       韩文清不知道叶修去了哪里,但韩文清会一直在那里,等着叶修回去。

       那年,那人的妹妹终于订婚了。韩总裁清空了那满柜子的布偶,获得了对方妹妹的泪水,以及微笑。

       韩文清去了G市,见了黄少天和喻文州。回去的时候拎了近一行李箱的吃的。最多的还是各种腊肉了。

     “叶不修那家伙肯定只要吃过我们大广州的东西肯定会喜欢上的,嘿嘿到时候就是求我我也不会寄给他的。这次老韩你来的时间有点短,下次可以带着叶不修一起来啊,还有一条街上某家的煲仔饭特别好,可惜只能在店里吃。还有啊,别指望着我会请他啊,钱必须自己付。”

     “欢迎叶神以后来广州玩。”喻文州最后做总结性发言。

       韩文清之后去了B市。终于了解到为何叶修一直叫王杰希叫大眼了。离开的时候就捎上送的两盒点心。

     “再回来时还希望他不要再去荣耀里问中草堂讨材料了。”王杰希表示。

       到K市后见到了张佳乐和孙哲平。回去的时候韩文清已经了解到了鲜花饼的制作方法。顺着带回了两罐花茶。

     “等叶修回来的时候让他见识下我们繁花血景的新组合技。一定不会输给他的。”

       到N市见到肖时钦带回了一卷云锦和雨花石。

       到S市见到周泽楷和江波涛后带回了几大包五香豆。

       再回到H市见到苏沐橙,得到了一个对方自制的钱包。

     “兴欣公会的会长位置,永远会为他保留。”

       叶修不在的日子里,韩文清会问自己公会霸图关于游戏更新副本BOSS的一些情况,以及一些对战录像。韩文清整理了一个文件夹,他相信叶修要是哪天回来一定会有用处。

18

       次年214,韩文清用中指上套的一个铂金戒指拒绝了所有那天送自己礼物的人。

       那天回家,他看见自己的门口站着一个将一打束娇艳欲滴的玫瑰扛肩上的人。那人听见他上楼的脚步声回头。

     “我回来了。”那个人如此说。

       然后韩文清就将那人和那人手上的玫瑰都收入怀中。

 

【无责任小番外】

--“卧槽我刚收到了系统提示说,您的好友一叶之修已上线。谁来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

--“你没眼花。”

--“你没眼花。+1”

--“你没眼花+身份证号”

--“卧槽叶不修你死到哪里去了,怎么还是那个等级。快练级然后我们PKPKPKPKPK。让本剑圣来赐教下。打不赢我看我怎么鄙视你啊。”

--“叶神终于回来了么,欢迎。”

--“啧。”

--“为什么我有种可能又将是一场腥风血雨的感觉。”

--“你不一个人。”

---------------------------------------------------------

恩...再顺便在这里提句哈: 还是理性消费, [跟风有时候并不是爱的表现, 凡是量力而行]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