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韩』Present(上)

真的要印小本这个只有去这边的实体打印店印了...数量肯定不多...

所以,恩,就收个成本(或许我还会自刀)的价,印出来参CP14,如果没有一个人的话...[躺平] 这次也就不必匆忙印了啦 

于是这里算是印调了? 要的人就在底下给个评论呗?

友情提醒: 前方高能, 老韩反差 OOC 人物崩, 注意避雷

-----------------------------------------------------------

1

       虽然韩文清有着生人勿近如扰必死的气场,以及拥有让人被冷冷盯着就极其容易在心理上溃不成军从而无意识地将钱包交上去,无冷却瞬间释放不可打断的最高技能。但作为H市最优秀的企业家之一,曾无数次被各种商业财经周刊杂志整版介绍,成为无数企图白手起家的经商人士的榜样的韩文清。今年在214这个特殊的日子又收到了不少巧克力呢。

       对此全公司的人都会见怪不怪,而送上巧克力的人大多彼此认识且心照不宣。

       而今年情人节专用收纳箱里,还多了一捆包装精致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而我们的韩总裁对此的反应就是:小小地抽了下嘴角。

       但凡是特殊节日或者假日公司里总是要更忙碌一些的,需要进行符合改天或者该阶段气氛的活动或者宣传。因此韩文清还是那样镇定地开始工作。

       但似乎总会有一种命运下放在生活中必然的突变去打破一个人规律的生活。甚至会影响个人乃至一群人的三观重塑。

       韩文清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烟味。

       在推广全民禁烟的H市,又在韩文清的震慑力下,几乎整座大厦里的人都不抽烟,真的饥饿难耐了也会起码在远离韩文清方圆一公里以外的地方抽。而现在,韩文清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闻到了一股烟味,当真是算得上灵异了。因此当韩文清看见从搁在收纳箱里的玫瑰束里冒出的浅青色烟和愈发浓烈的味道,韩文清毫不迟疑地顺手拿起水杯将剩下的水往玫瑰丛中泼去。灭火,就那么简单。

       韩文清刚准备回去工作,就看见玫瑰丛剧烈的抖动。然后从里面钻出个湿哒哒的穿着大红色衣服的小人望着他。无视韩总裁的震慑技能:“不就抽根烟么? 要不要那么狠啊。”

       而我们的韩总裁在三十年内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今天是用了错误的醒来方式,却已习惯性应对突发事件进行快速反应:“不行就是不行!”

       但其实此时的韩文清脑里已经万·草泥·马奔腾了。这世界算是科幻了吧今日会有类似于拇指姑娘,好吧这是个男的,的生物的存在。

       等韩文清的理智彻底在卡机后重新登陆时,他就看见湿淋淋的那只,正双手抓着收纳箱的边缘挂在那里,还不时低头看看离地板的距离。韩总裁觉得自己再采取无视政策可能等会就将见血溅当场的壮景了。五个身高差,韩文清不认为对方能安然无恙地落地。于是我们的韩总裁一个急冲,用单手拖住对方,另外只手抽了足够将对方掩埋的餐巾纸,轻轻裹住那微微颤抖的身子。

       二月初的H市还是很冷的,而我们的韩总裁,身强体壮年方三十,从不习惯开空调。因此室内外温差不大的办公室里。这低温对于被全身淋湿的某只不科学的东西就太残忍了。作为罪魁祸首的韩总裁就这样双手圈住对方一边走向私人工作室一边问:“你到底是什么?” 

       韩文清此时觉得一定是今天早上张开双眼皮的方式有错误了,看来今晚需要早睡并且眼药水还是滴一两滴吧。

     “哦,我叫叶修。”小叶修自己揪着餐巾纸擦着头发和全身。

     “韩文清。”我们的韩总裁不得不接受了这离奇的设定。

     “韩文清。”叶修微笑,但不知道为什么韩文清似乎感受到了这笑容中间怎么都带着一点嘲讽的成分呢。“老韩以后请多多关照了。”叶修伸手过去,盯着那么小的手掌韩文清只能伸了一根手指过去意思意思就行了。

       似乎有点想ET或者和什么使魔达成了什么契约的感觉。这一定是错觉。

       韩文清的私人休息室里其实也就一个洗手台加上一张床,以及一个小书橱。

       合上休息室的门和窗防止更多的冷气渗入,试了下水温,拧了下水龙头将水流挑成最合适的细流。然后小心把叶修放进去。等到台子里的水灌到叶修脖子时关掉,捞出来,等到叶修自己脱得只剩个小红裤衩的时候赶紧用干净的毛巾裹住。搁到床上再加裹一层薄毛毯,防磕防撞防物流损毁。这什么和什么啊。韩文清大大觉得一定是今日没啃定量维生素的原因。

       然后韩文清就听见对方几不可闻的一声“困死了。”一边如同小动物一样钻进被窝。

       真的,有那么几分像仓鼠,不过仓鼠可没那么嘲讽,韩文清心里想着。

       拎着叶修脱下来的鞋子裤子衣服韩文清走出去,即使内心深处现在已经惊涛骇浪。韩文清总裁依然不动声色地联系他的最佳助理张·处理应急事件判断失误率最低·新杰。表示需要四季的全套衣物附带小围巾和手套,尺寸就是参考着叶修脱下来的那套。然后再定做一张小床和床上用品甚至加上蚊帐。当然还需要一些日常用品比如小牙刷。虽然那只叶修可能根本就无需担心蛀牙问题。韩文清放下电话。他知道张新杰一定会最效率地把一切安排好。

       自那日起,叶修,安户在了韩文清家。

2

       韩文清电脑里的扫雷记录被破了,iphone里的flappy bird记录被爆了,就连别踩白块儿的所有模式的数据都被赶超了。但最让韩总裁无法接受叶修原生态系统设定的是,既生韩何生叶,竟然连在荣耀里韩大大都无法PK赢过还没他半个手掌高的叶修。只剩一层血皮的一叶之修(没错就不是秋)站在已倒下的自己面前,且该场景每天循环播放N次,N大于等于5,并附带“老韩你太弱了。”“那里怎么能用鹰踏呢?”“呵呵。”诸如此类比骑士挑衅还要欠扁的BGM。在克制住掀桌的冲动下,韩文清深深反思了自己就不该在自己玩荣耀的时候让叶修在一旁围观,更不该看着叶修一脸苦逼的样子就心软还特地弄了个特制的激光键盘和叶修可以用左右脚踩的鼠标。

       这悲惨的事迹还要从两个多月前说起。

       其实韩总裁是外冷心热甚至很会居家过日子的人。上到金融投资证券分析下到料理烹饪琐碎家务都事必躬亲。什么《好男人必学一百技》《成功人士的日常细节》《生活中的配色研究》《如何理性应对二次元中的嘲讽和垃圾话》《饮食健康五百问》(好像有什么奇怪的本子混进去了) 等等诸如此类的指导性书籍在我们似乎除了生孩子其它什么都会的韩大大面前简直是弱爆了。

       韩文清的起居室里有一柜子的布绒玩偶。据说是十六年来的收藏结果。当叶修首次看见那一柜子的严重与韩文清气场不合拍物品时。笑得弯下了腰。

     “我说老韩,哈哈哈,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癖好。”

     “…”

     “不过,说实在的。韩文清”叶修端正了面目表情。“我觉得那柜子里的XX挺像你的,哈哈哈。”一秒钟变脸术,叶修已经将这欠扁的一招技能满点。

     “你再废话我就叫张新杰去给你订做女装!”韩文清恼羞成怒了。

       叶修果断收声。

3

       韩文清会随时随地带着叶修,就是忘带了手机或者什么充电器都不会忘带叶修。当然,其中的原因也有手机或者什么充电器它们不可能自动钻到韩文清衣服口袋里或者包里这一层客观的因素。对于叶修而言,其实很简单的道理,跟着老韩有饭吃。而韩文清不敢想象自己如果将叶修独自扔在家里,而导致对方可能在觅食过程中摔伤割伤烫伤等酿成血腥事故。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对于韩文清而言,既然收养了叶修,就必须尽心尽责地去照顾。

       当然,韩文清从来没有把叶修和可怜的被遗弃的什么宠物混为一谈。

       韩文清的工作叶修自然不可能参与。叶修不懂商业领域的错综复杂,韩文清也不希望叶修去了解。

       “老韩,我无聊。”叶修趴在韩文清将手握着的鼠标上,懒洋洋地语气让韩文清忍住用手指将之弹出去的冲动。韩文清甩了甩鼠标,示意叶修到一边去。叶修撇了下嘴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根香烟开始抽。我们的韩总裁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无视政策是没有未来的。夺过叶修的小香烟抛垃圾桶里,顺手在对方小脑袋上敲了下。盯着捂着头的叶修:“不准抽烟!”盯着坐在书桌上抱着脑袋的叶修,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韩文清有种仿佛自己欺负了什么珍稀濒临灭绝的物种的罪恶感。真见鬼。“最近有一款比较热门的网游,叫荣耀。你要试试看?”

       韩文清见叶修抬起的眼睛和笑容,似乎有一种意料之中,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做的叶修心声的感觉,韩大大有点后悔刚刚脱口而出的邀请了。等到第二天韩文清把游戏装备(鼠标键盘)并帮着刷卡建立角色的几小时后,韩文清真的开始有些后悔了。

       两个月多后的今天,韩文清深深感觉到了来自叶修天赋系统的恶意。

       韩文清大概是半年多前才了解到市场上有一款热销的游戏,叫做“荣耀”。去研究这款游戏的初衷其实仅仅是为了研究为何这款游戏竟然那般广受欢迎,从刚入初中的学生到小孩都已经上初中了的大龄人士。甚至据说有年迈而行动不方便的老人都会在退休的日子里刷刷荣耀。简直不可思议,这是一款突破性的网络游戏。有评论家如此表示。于是我们的韩总裁建了人物,名为大漠孤烟的拳法家。因为工作关系,韩文清每天上荣耀的时间也就三小时。周末的时候可能会整天泡在其中。其坚持的结果是显著的,三个月后的大漠孤烟,竟然在竞技场上近乎无人能敌。

       但现在,竞技场的获胜率就已经被叶修赶超了。

       看胜率位列第二羡煞许多人,但那叶修温柔不肯挥矛都太狠。

       韩文清无奈了。韩文清在自己人生的三分之一的岁月里几乎鲜少有这种情绪过。百战百败虽败犹荣的韩文清大大感觉心好累反而更爱(荣耀这款游戏)了(这可能就是所谓的高处不胜寒而如今终于有了旗鼓相当的对手),于是天天拉着叶修去竞技场。哪怕曾经那高达99.8的战胜率,现在只要688,哦,不对现在只有68.8%了。但我们的颇具牺牲精神,敢为天下先,每天都在挑战比世界BOSS还让人团灭的叶修的韩文清,那一如既往地在竞技场刷新挑战失败次数的精神,当真可歌可泣。

       或许自己应该去做个心理深度调查看看是否有潜在性M属性了。韩文清如此思考着。却还是日复一日得喊叶修进竞技场。

       “大漠孤烟我那么久没上线你有没有想我啊,哈哈哥今天终于蹭到一家拥有强力wifi的店了快点出来战个痛吧!快点我们来PKPKPKPKPK!!”被虐得体无完肤的韩文清刚踏出竞技场就遭到了文字泡轰炸。

       夜雨声烦,职业,剑客。特征是,真·烦。其实比他文字泡更多的人在这个区也大有人在。但是作为竞技榜上的第三名。这位人士的烦更加精准,大量的垃圾话,却是有针对性甚至突破敌方心理防线的垃圾话,那就是很恐怖的了。再加上手速和对战斗中破绽机会的把握。夜雨声烦当之无愧地被称为了剑圣。当然,更熟悉他的人,更喜欢称他为:夜雨神烦。简称,神烦。

       “才几天不见啊你怎么掉得那么厉害?哈哈是不是缺少了像我这样的高手来指导你啊?没事我今天会好好赐教的…”

       韩文清没有解释直接一个挑战邀请丢过去,然后冲过去高飞脚前踢再崩拳,节奏快得让夜雨声烦出了刚开头的“卧槽要不要那么横冲直撞。”一直到荣耀两个字出现在韩文清的电脑屏幕上,中间过程中,另外一边远在G市的黄少天除了挥剑出招都来不及打字。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韩文清,首次,失去了一种控制。

       对于玩荣耀,韩文清总裁可以说是抱着一种很理性的角度去玩。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围观者而不算是参与者。组建团队建立公会也好,刷副本BOSS竞技场也好。对于韩文清,可以说更多的是一种透过这种活动或者系统设定的观察。玩家所反馈的,不止是一组组冰冷的数据记录,更有一种社会行为甚至心理需求在其中。韩文清需要研究从而在自己的商业领域进行不断提升。韩文清在荣耀中可以说顺风顺水,一部分,当然是作为总裁,有钱,所以装备上略高人一等。当然另一部分,虽然一周在游戏上消耗的时间也不怎么多,但韩文清是个讲究效率并且一旦认准了某个目标就会竭尽全力的人。因此,韩文清在荣耀中,也算是巅峰人物之一了。

       但今日的韩文清,爆手速了。爆手速没有什么不对,尤其是面对像黄少天同样身列大神榜中的人时。但韩文清总裁如今已经历了二十九载春秋更替,手是很重要的部位,尤其对于他们这些战于荣耀的人而言,手指手腕手肘到肩膀,韩文清懂得如何控制,将自己保持在一个较为稳定的状态,因为其实韩文清绝少会爆手速。除非到了一定关键的时刻。

       “到底怎么了?”夜雨神烦密聊大漠孤烟。也和大漠孤烟这个人认识了近半年了,因此游戏里感情还是挺好的。

       “没事。先下了,再见。”韩文清退出游戏,揉了下自己的眉角。

       他觉得自己绝对是被叶修传染了。韩文清看着聚精会神在游戏上扫荡的叶修如此思考。如同明明对某一歌星不怎么热爱的人通过一次机会获得了演唱票,被粉丝们群情激昂的氛围感染,结果最后恋上了这位歌星的专辑。对荣耀无爱么?必须有。否则韩文清也不会选择荣耀这款游戏并且一玩就是近半年。只是韩文清还清晰地知道自己的本职工作。韩总裁是个一遇到矛盾就会尽快去最好地化解的人,只要这一秒可以处理绝不拖到下一秒。

       那往后,还是老样子,只是有些态度改变了。这就是韩文清总裁的处理结果。

4

      “老韩,你入了什么公会了没?”

      “霸气雄图。”

      “果然是你的风格。”

      “名字不是我取的,虽然我是会长。”

       霸气雄图是企业的名字,公司有注资扶持霸图公会建立和扩大。

     “那你准备入哪支?”现在在荣耀中就几大公会,他的霸气雄图,夜雨声烦所在的蓝溪阁,以及全体几乎都以草药取名的中草堂。有人戏称这就是三国鼎立不知道最终胜出的是哪家。

     “刚刚有人密聊我,表示期待我自己能组建一个公会。”叶修笑眯眯地看着韩文清,“老韩,借我点初始资金呗?”

       韩文清不爽归不爽但还是交易了一些材料和金钱过去。也不指望着叶修未来的某天还能还上。

     “老韩,你那边就没什么稀有材料么?”叶修看着交易结束后包裹中的物品问。

      “滚!”被如此得寸进尺,韩文清觉得这时候他都能克制住不去拿卷起的报纸拍过去就算仁慈了。

      “你准备建的公会叫什么名字?”韩文清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兴欣。”

      “…”韩文清默了,韩文清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了,谁能告诉他本来还有点期待什么一听就过耳难忘的名字这种错觉到底是如何生成的。

     “这名字也不是我起的。”叶修摸了根烟叼嘴上。“是一位希望在天之灵的父亲能够开心的姑娘取的。和你一样。”一样是作为会长,只是名字不是自己命名的。但其实背后的隐藏属性是不一样的,关于这点韩文清心里很清楚。

       闻到香烟味的韩文清忍了,真的要叶修整个月不碰一支香烟,叶修就能整个人无力瘫在桌上。韩文清相信,兴欣将会是和他们三大公会在未来齐肩作为敌人也存在友情的一支公会。

       韩文清觉得叶修是个挺神奇的人,如同他的出现一样的神奇。其存在感之强烈让已经成为剑圣的夜雨声烦即使是日常非对立争夺什么资源的时候都会喷垃圾话但叶修的连续完胜记录已保持至今,让他们霸图公会里某位传说拉低了整个区的幸运度平均数值的百花缭乱每次见到就炸毛,让在竞技场里亏了很多材料的中草堂集体咬牙。总之差不多叶修是成为全区公敌了,但一叶之修在荣耀中受欢迎的程度也和叶修拉的仇恨度一样高,以至于很多普通玩家效仿叶修选择了战斗法师这个职业。

       荣耀专门有个玩家论坛,其中有一个被置顶的帖子《论荣耀中的那些人,那些事》。楼主自称是资深八卦党,事情没有盖棺定论之前绝不会乱说,因此也会出现和大众舆论相反的理论,最后证明楼主真相。因此这个帖子的火爆程度就是让韩文清和叶修他们这些人每天都会去瞟一眼。这两天楼主更新了一叶之修和兴欣公会的信息。然后底下就刷出了一大片回复。什么大神加我,大神求收我为徒我会做饭洗碗暖床,楼上你当叶神是那样的人么太差劲了…韩文清越看挂下的黑线就越城几何倍数增长。叶神到底是怎么被似乎一夜间就被封神的,韩文清也不想知道,只觉得是叶修那能把自己打趴的能力该得的。韩总裁深深地反思了下自己是有多手贱了才会戳开这正经帖子地下的魔性回复。

5

      “老韩我们今晚吃点啥?”刚下完本的叶修啪嗒啪嗒地小跑过来然后就坐到了韩文清摆桌子上的皮夹上。

       似乎大有一种今晚的menu不好就将钱包占为己有的态度。

     “不要挑食。”韩文清双手交叉抱臂瞪着桌上的某只。如果韩文清这姿态的背景是昏暗的路灯下,巷子口,或者什么夜总会里,估计韩总裁能收获到他一个月工资金额的钱包。但此debuff对叶修免疫。

     “老韩你这是侵犯人权。”叶修改抱住韩文清的钱包不放手,“那你能忍得了香菜盖浇饭么?” 

       对峙两分钟后,韩文清认输:“行了,以后再也不会做苦瓜炒蛋了。”

       [香菜和苦瓜无辜中枪]

       其实韩文清从来没有逼着叶修吃过什么,只是最近一周韩文清家里的晚餐桌上天天都可以看得到苦瓜炒蛋。韩文清会翻锅,而且对炉火的掌握和食用油的比例都恰当好处,所以整盘蛋看起来都柔滑而鲜美,外酥里嫩,叶修就逐渐地喜欢上了韩氏炒蛋。但与苦瓜一起炒的蛋也染上了那层苦味。于是叶修就哀怨了。他更想吃番茄炒蛋韭菜炒蛋葱油蛋卷蛋炒蛋(咦?)啊。

       韩文清空闲的时候三样菜从准备食材到上桌就能耗去三四小时,忙乱的时候两人就用一大碗面条应付了。一般而已只要前两天烧过什么的汤冻,比如香菇炖鸡笋干老鸭红烧子排,就会变成这面的汤底。再放入一些相应的零散时鲜蔬菜和肉,叶修觉得就是每天剧烈运动(双脚踩鼠标拿着棉签敲键盘)都无法瘦的下去。

       叶修双手扒在韩文清上衣口袋边缘上看菜市场里的拥挤来往的人群在五米之遥就开始避让着,空出的地盘就像是给什么贵宾舞台似的。银泰解百店庆打折期的自动扶梯上,周末人满为患的大型超市里,还有人都快贴了门的地铁中,韩文清的威震技能都相当好用。

       叶修还是挺喜欢跟着韩文清逛菜市场的。叶修可以选他看中的菜,一般而言韩文清不会拒绝。而且韩文清买菜很干脆,从来不会多耗时间在讨价还价上。

     “诶哟来啦这次准备买点啥?”这肉铺韩文清也算是老顾客了。

     “来两块里脊。”昨晚叶修闹腾着要吃椒盐里脊。"那边再挑去点肥。"

       走出菜市场叶修抬着脑袋看暖橙色的阳光打在韩文清略显冷峻的侧脸,笑了。

       似乎感受到了对方“炽烈”的目光,韩文清低下头,正对上叶修咧嘴而笑。韩文清扯了扯胸前的口袋将叶修抖落到袋底。“小心被人看见。”韩文清说。

       叶修慢吞吞爬起来,这次倒再没把三分之一的身体都挂到袋子外边。

6

       “三队集火一叶之修。”

     “枪手打断霸图牧师吟唱。”

     “四队保护牧师。二队跟我冲。”

     “远程后退往七点方向召唤师放精灵,战法和流氓的跟我上。”

     “一队注意拉住BOSS仇恨别让兴欣抢走。”

     “忍者扔烟玉撒菱遁地从背后攻击。”

       一道道指示分别在霸图和兴欣的团队频道中快速刷过。

       那边抢BOSS的战役还没完,这边有些人就闲不住了。

     “蓝溪阁的人马怎么还没到。”张佳乐嘀咕,他的百花缭乱蹲在草丛里手上不停地卡卡换着弹匣,他一旁的沐雨橙风看似聚精会神地盯着某处但实际上屏幕前的苏沐橙早就拿着一袋瓜子追连续剧去了。

       兴欣和霸图即使竞争在惨烈都会抽出一支队伍合并。因为还有蓝溪阁和中草堂以及一下小公会,而这次尤其是针对蓝溪阁。原因是索克萨尔在线。

       索克萨尔,此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猥琐。其实整个区里走猥琐流的玩家也不少,但能够弄到人尽皆知的,索克萨尔排第二没人还能排首位了。

       索克萨尔的背后操纵者叫老魏,当然这只是针对混得比较熟的人。蓝溪阁的普通人员一般称其前辈。但老魏到底有多老谁都不知道,只知道他是位称呼大漠孤烟都用小韩的人士。

       张佳乐觉得自己就快等得要睡着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了几朵云。卧槽!混乱之雨。于是他们那些本来埋伏在树丛中的人只能纷纷躲避。

     “还是我们魏老大英明,就知道你们会耍阴的,抢BOSS直接光明正大地往前冲不就好了,躲在草丛中装蘑菇么,这下…欸?”黄少天话还没讲完就眼前一黑。这是来自兴欣一寸灰的暗阵。

     “叶不修你这家伙竟然和霸图联手了?”刚刚一直不见影子的索克萨尔终于跳出来了。

     “对付你这种无下限的就得留后招啊。”说完一叶之修就一个落花掌拍过去。

     “我们蓝溪阁竟然能逼得你们两家联合,哈哈,真不错。”

     “呵呵。”魏琛看见公屏上的这两个字刚觉得有点不对劲的时候,就发现他们蓝溪阁被兴欣和霸图的人给包围了。

     “卧槽叶不要脸你们这到底是干嘛?公平竞争还懂不懂,有你们这样二对一的么?那么可耻的行为也不怕传出去。你们刚刚不是还在争BOSS么脱战了不怕啊你们?会还有霸气雄图的,作为老牌公会你们怎么也能搀和到这中间去有毁声誉啊。”黄少天一边吐垃圾话一边终于摆脱了暗阵冲向前面的包围圈。

       然后就是一场混战。最后BOSS让中草堂给抢走了。

       当然,其实这次是中途和中草堂那边商量好的,算是互换材料而已,这次BOSS的材料对魔道学者的扫帚有一定用处,中草堂换的材料由兴欣和霸图最后五五分。事后叶修被黄少天硬是拖走去竞技场了,兴欣的其它一些人组织着去下本,韩文清则开始指导最新入会的小宋,游戏名为长河落日的拳法家,准备将之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


TBC

评论(38)
热度(23)
  1. 奔跑在纳布撒乐的小岛上Morry 转载了此文字